Category Archives: Internet

Creating Serial Console Access in VMware ESXi v5.5

Creating Serial Console Access in VMware ESXi v5.5 1. Power off the VM. 2. Right-click the VM and configure the virtual serial port settings. 2.1 Choose Edit Settings > Add. 2.2 Choose Device Type > Serial port, and Next. 2.3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nternet, Linux, Routing and Switching, VMware | Leave a comment

转贴,大老虎露出尾巴了

多洛河 前天20:02 大老虎露出尾巴了||@藏.三安曲林:||@yaxie:||@天道:||@牛钇梅(牛老大非转农场):||@ 天空之城: 千秋商会会长北京-梁金章:江泽民腐败治军分赃不均互相残杀黑幕曝光 纵容走私贪污 军队经商,始于八十年代中期,当初的目的是为了补贴军用,中共高层对此一直乐观其成,称赞为“以军养军”。一些军队元老如杨尚昆、王震等还经常为军队企业题词,以示鼓励。江泽民当上军委主席后,为了控制军权,就充分利用这个空子和手中职权,向军人大许甜头,放纵军队大肆经商,纵容军队腐败,以收买人心。江泽民想的是这些人在中饱私囊、贪得无厌时依赖自己,对自己感恩戴德,但问题却由此而一发不可收,军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腐败,东南沿海军队走私比海盗还猖狂,北方军队走私比响马还厉害。 朱镕基在一次“反走私”会上讲:光1998年上半年军队开枪、开炮打死海关缉私人员及公安武警、司法人员450人,打伤2200多人。他们还动用军方气象台来服务,冒用总理签字,随便盖上军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领20亿,事情到江泽民那里就被压下了,军队的这些行为真使海盗、响马、地方贪官皆望尘莫及。 1998年7月26日,北海舰队四艘炮舰、两艘猎潜艇、一艘四千吨运输舰,对四艘来自北欧的装满七万吨成品油的走私油轮,进行保驾护航。 无巧不成书。行经一百零四年前甲午海战邓世昌为国捐躯的海域时,撞着了公安部和全国海关总署调来的十二艘缉私炮艇。缉私艇向海军喊话,要求海军配合其执行公务,也就是搜查。海军回答,除非有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的命令,否则你们不可造次! 双方对峙了约15分钟。在这15分钟里,为走私油轮护航的海军紧急向岸上领导请示,上司不敢作主,又向北京军队高层请示。命令很简单,也很干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给我打,打他个稀巴烂!” 于是,海军一艘炮舰迅速对准海关和公安的指挥艇,发射了数发机关炮。几乎同时,海军的运输舰和其它三艘炮舰,开足马力,撞向缉私艇。整个战斗,历时五十九分钟。此次黄海炮战,造成八十七人伤亡。就那么巧,公安和海关缉私人员阵亡的十三个冤魂当中,有一位姓邓的,正是邓世昌的嫡玄孙。事过之后,不了了之,没有人受到任何处罚。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开会,朱镕基证实统战部走私汽车一万辆,与政协党组合伙分赃23.2亿元人民币。军队走私,是走私队伍中的大户。1998年9月全国走私工作会议上,朱镕基讲:近年每年走私8000亿,军方是大户,至少5000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1600亿,全未补贴军用,八成以上进了军中各级将领私人腰包。 军中走私物品无所不有,甚至包括毒品。据BBC2001年3月28日消息,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戈莱日表示,在中国东部五个省内有些非法毒品制造厂由身兼二职的中国军队人员经营,他们每年向菲律宾提供价值约12亿美元的“冰毒”。戈莱日希望中国能够制止毒品运送到菲律宾。他说,若中国毒品走私减少50%,菲律宾的毒品问题就可以解决一半。后来菲律宾政府不得不多次派代表去北京协商这个问题,抗议江泽民领导下的军队依然在走私毒品。 军队走私,只是军官们发财的一条捷径;而另一条捷径,就是借军队经商,乘机大捞特捞。 南京军区下面有一个火箭炮营,该营有一名上尉成立了一家“宜兴中国人民长城公司”,以优厚的分赃条件,从银行贷得巨款,一个小小的上尉就贪污了三个亿!军委办公室主任董良驹一人九幢豪华别墅分别建于全国名胜之地,一人十五辆豪华轿车;广州军区司令员以经济实体资金买六幢花园别墅,四辆豪华轿车;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从意大利进口私人住宅装饰值12万美元;二炮副司令,安排家属到欧美逛商场,购物花销了25万美元;广州军区七名军级干部,搬个家,花巨资装修,仅卫生间设备就花了120万美元,全从意大利进口,平均每户卫生设备18万美元。 1998年11月西山军委、军纪委生活会,迟浩田讲:“1994年以来,军队所办经济实体的资本及收入80%以上被高、中级干部挪走私分,每年军费中有50%以上是花在高、中级干部吃喝、出国旅游、修建豪华住宅、购买豪华轿车上。” 1998年军费加超支共1311亿,50%是655.5亿,加上从军中经济体挪走的共计贪污公款1863.5亿,也就是说军中干部1998年挥霍相当于当年军费预算940亿的两倍!至1999年3月底经军事检察机关已立案的贪污、挪用、携公款外逃等大案2170多宗,那年已有二十四名少将级或以上军官挟巨款叛逃海外。 在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领导下,各级将官们加官和发财两手都抓,两手都硬。 朱镕基看到军队经商严重打乱正常的经济秩序,在1996年就提出军队应当禁止经商的问题,但是没有得到支持。1998年,问题越来越严重。朱镕基感到问题不能再拖,于是再次向江泽民提出这个问题,强烈要求禁止军队经商。 终于,在98年7月,江泽民在“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上宣布,军队、武警、政法和公安系统不准再经商,并在12月底完成“脱钩”,向地方政府交接业务。 江泽民从原来的纵容军队经商,到后来的禁止经商,看起来好像是相反的动作,但是,江背后的动机却是一脉相承的。库恩在《江泽民传》里把禁止军队经商一事当成江泽民的功劳大吹特吹,这纯粹是颠倒黑白。 江泽民当初纵容军队经商,是因为他在军队中培植亲信、滥授军衔需要一个腐败的环境,需要一个不把注意力放在正规化和强化战斗力上面的军队──军队腐败的一团糟现象对没有军人经历的军委主席江泽民在军队搞帮派是最有利的。 但江泽民害怕军队经商会给军人带来更大独立性,不利于江的控制,因此又希望能断了军队的财路,这样军队在经济上不得不依靠江来拨款,听令于江。禁止军队经商是江的一条出路,而且,禁止军队经商还可以成为江泽民在军队显示权威的一个好机会。这些年在军队培植势力使江泽民有了信心。在杨氏兄弟倒台、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大权独揽。在朱镕基的强烈坚持下,江泽民权衡个人的得失后,才走出了禁止军队经商这一步。 但为保险起见,江泽民还是使出了惯用的招法,让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胡锦涛出面来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自己躲在幕后。当时胡既非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亦非副总理,而是负责党务,这次只好到军队硬着头皮虎口拔牙。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钦定的第四代接班人,始终令江鲠骨在喉,所以是凡难事江都让胡锦涛出面顶着,名义上是锻练,实际上是万一出事,对于军队的反弹和各种阻挠,不必直接负责,胡就是替罪羊,正好也顺势把“第四代”的名份拿掉。这种手法以后江多次使用,好在胡天生谨慎,再加上运气,居然从未遇有大闪失,直到接班。 但在大约两万家军队所属企业中,当年底只有不到五千家完成或即将完成向地方交接。由于军队企业属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且享有巨大特权,与地方工商、税务部门无涉,资产、分配、盈利走向基本上是一本糊涂帐,涉及到军方既得利益,自然是刁难、阻拦、阳奉阴违,为清查带来数不清的障碍,过分深入又可能触及“军事机密”,所以则是能糊涂就糊涂,因为认真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最后脱钩查证一事仍然等于是不了了之。 3.分赃不均互相残杀 从1999年2月2日到2月22日,中共向军队连下三道紧急金牌。 2月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紧急通知:“坚决制止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流血事件发生。”2月8日自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备部发出命令:“坚决查办争夺、摊分、转移经济体资金、财产的违法、犯法行为。” 2月2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再发紧急通知:“立即停止争夺经济资金、财产活动,依法严惩动用武器、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肇事者。” 1998年撤销了军队、武警、公安经办的经济实体后,原经济实体的资产就在军中瓜分了。已经钻到钱眼儿里的军队、武警为分钱、分赃,更频繁爆发武斗,用枪、用炮甚至动用装甲车,拚个你死我活。 江泽民利用腐蚀治军,拉拢的军队将领当然不是凭着真本事上来的,枪杆子搁在这些道德败坏的人手里是非常可怕的。下面几个小例子读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广东军区副政委和南海舰队副政委各领部下在酒吧间瓜分财产,珠海警备区做和事佬。席间双方将士一言不和各以酒瓶击头,淌出脑浆者有之,流血者甚众。广东军区后勤部唐处长和海军湛江基地政治部肖主任,二人皆因流血过多,砸出脑浆而丧命。 十三军副军长崔国栋少将于1998年11月28日飞往西昌,向西昌军分区后勤部宋副部长索要2000万元。二人发生争吵,宋副部长手脚麻利,掏枪动作略胜一筹,军长崔国栋与警卫蒋国民应声倒地。此事惊动总参谋长傅全有、总政治部副主任王瑞林和军内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周子玉疾飞西昌。 湖北咸宁的“空六五六基地”雷达站大爆炸,一千多官兵与十多架直升飞机救火,死伤惨重。事故起因是,曾在1996年因向台湾海峡发射中程导弹而立功的云南楚雄导弹基地,其后勤处仓库主任将上级贪污到手的赃款,雁过拔毛,经手三分肥因而被上级苦整,于是趁1998年4月5日星期日营中无人,心怀报复到储藏室放火,大火从早晨烧到下午二时,死伤一百二十多人,损失无数。 在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领导和指挥下,“人民军队”的指战员没有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却倒在了人为财死的烽火中。而这类事件几乎遍及全国各省各地,无法一一细述,这里东南西北中地区,各举一例。 东面:华东军区属下安徽省军区,合肥市警备区和安徽省武警总队,三方合伙经商,办移交前三方财政由省军区掌管,安徽军区首长移交前先吞没四分之三,余四分之一瓜分。不服者动枪,在省军区礼堂三方混战,仅军官就伤亡三十多名。 西北:兰州军区与甘肃省军区合营经商。1999年1月15日,眼看办经济实体移交,兰州军区首长派军队去省军区抢走三十多辆崭新轿车。几乎同时,省军区也出动兵车、载重汽车多辆到兰州军区“零七五”仓库抢钢材,双方窄路相逢,未打招呼先开火,伤亡72人,打死军官12人。 西南:遵义驻军与贵州省军区为争夺260万元在驻军大楼展开枪战,伤亡90余人,打死官兵52人。 东北:辽宁锦西驻军与二炮部队合营经商。移交前,锦西驻军先吞50万,二炮全员出动,将驻军大楼包围70多个小时。幸而导弹不能近战,吓得沈阳军区司令员,二炮司令员乘直升飞机如丧考妣,奔赴现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nternet, 文摘 | Leave a comment

Capture packets in VM

1. “sudo setcap ‘CAP_NET_RAW+eip CAP_NET_ADMIN+eip’ /usr/bin/dumpcap” so non-root user will be able to capture packets; 2. The vSwitch in your ESXi host is in promiscuous mode; 3. The port group in which your VM that’s running sniffer is in VL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nternet, VMware | Leave a comment

Installing patches on an ESXi 5.x host from the command line (2008939)

I’d like to take a note, please check the original post for more detail. 1. Download patch file from the VMware patch portal and upload it to /vmfs/volumes/datastore/patches; 2. Enable ESXi Shell and SSH in host; 3. Migrate or power off the virtual machines running o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nternet, VMware, 文摘 | Leave a comment

Protocol Overhead

Protocol Overhead How fast can you really go using a given media and protocol stack? We examine how much bandwidth is left for applications. Ethernet Ethernet frame format: 6 byte dest addr 6 byte src addr [4 byte optional 802.1q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nternet, Linux, 文摘 | Leave a comment

Fortinet NPU offloading tags

NPU offloading tag NP1(FA1): 1 NP1(FA2): 2 NP2: 3 NP4: 4 XLR: 5 NPlite:6 XLP: 7 NP6: 8

Posted in Fortinet, 文摘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IPv6 automatic 6to4 Tunneling

# IPv6 automatic 6to4 Tunneling # TOPOLOGY # R1 is IPv4 only backbone, R2, R3 and R4 are all connected to R1 over Frame-Relay circuits # Reference 1. IPv6 over IPv4 Tunneling, http://packetlife.net/blog/2010/mar/15/6to4-ipv6-tunneling/ 2. IPv4 to IPv6 Conversion, https://www.ultratools.com/tools/ipv4toipv6   1.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outing and Switching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