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大老虎露出尾巴了

多洛河
前天20:02
大老虎露出尾巴了||@藏.三安曲林:||@yaxie:||@天道:||@牛钇梅(牛老大非转农场):||@ 天空之城:
千秋商会会长北京-梁金章:江泽民腐败治军分赃不均互相残杀黑幕曝光
纵容走私贪污
军队经商,始于八十年代中期,当初的目的是为了补贴军用,中共高层对此一直乐观其成,称赞为“以军养军”。一些军队元老如杨尚昆、王震等还经常为军队企业题词,以示鼓励。江泽民当上军委主席后,为了控制军权,就充分利用这个空子和手中职权,向军人大许甜头,放纵军队大肆经商,纵容军队腐败,以收买人心。江泽民想的是这些人在中饱私囊、贪得无厌时依赖自己,对自己感恩戴德,但问题却由此而一发不可收,军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腐败,东南沿海军队走私比海盗还猖狂,北方军队走私比响马还厉害。
朱镕基在一次“反走私”会上讲:光1998年上半年军队开枪、开炮打死海关缉私人员及公安武警、司法人员450人,打伤2200多人。他们还动用军方气象台来服务,冒用总理签字,随便盖上军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领20亿,事情到江泽民那里就被压下了,军队的这些行为真使海盗、响马、地方贪官皆望尘莫及。
1998年7月26日,北海舰队四艘炮舰、两艘猎潜艇、一艘四千吨运输舰,对四艘来自北欧的装满七万吨成品油的走私油轮,进行保驾护航。
无巧不成书。行经一百零四年前甲午海战邓世昌为国捐躯的海域时,撞着了公安部和全国海关总署调来的十二艘缉私炮艇。缉私艇向海军喊话,要求海军配合其执行公务,也就是搜查。海军回答,除非有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的命令,否则你们不可造次!
双方对峙了约15分钟。在这15分钟里,为走私油轮护航的海军紧急向岸上领导请示,上司不敢作主,又向北京军队高层请示。命令很简单,也很干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给我打,打他个稀巴烂!”
于是,海军一艘炮舰迅速对准海关和公安的指挥艇,发射了数发机关炮。几乎同时,海军的运输舰和其它三艘炮舰,开足马力,撞向缉私艇。整个战斗,历时五十九分钟。此次黄海炮战,造成八十七人伤亡。就那么巧,公安和海关缉私人员阵亡的十三个冤魂当中,有一位姓邓的,正是邓世昌的嫡玄孙。事过之后,不了了之,没有人受到任何处罚。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开会,朱镕基证实统战部走私汽车一万辆,与政协党组合伙分赃23.2亿元人民币。军队走私,是走私队伍中的大户。1998年9月全国走私工作会议上,朱镕基讲:近年每年走私8000亿,军方是大户,至少5000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1600亿,全未补贴军用,八成以上进了军中各级将领私人腰包。
军中走私物品无所不有,甚至包括毒品。据BBC2001年3月28日消息,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戈莱日表示,在中国东部五个省内有些非法毒品制造厂由身兼二职的中国军队人员经营,他们每年向菲律宾提供价值约12亿美元的“冰毒”。戈莱日希望中国能够制止毒品运送到菲律宾。他说,若中国毒品走私减少50%,菲律宾的毒品问题就可以解决一半。后来菲律宾政府不得不多次派代表去北京协商这个问题,抗议江泽民领导下的军队依然在走私毒品。
军队走私,只是军官们发财的一条捷径;而另一条捷径,就是借军队经商,乘机大捞特捞。
南京军区下面有一个火箭炮营,该营有一名上尉成立了一家“宜兴中国人民长城公司”,以优厚的分赃条件,从银行贷得巨款,一个小小的上尉就贪污了三个亿!军委办公室主任董良驹一人九幢豪华别墅分别建于全国名胜之地,一人十五辆豪华轿车;广州军区司令员以经济实体资金买六幢花园别墅,四辆豪华轿车;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从意大利进口私人住宅装饰值12万美元;二炮副司令,安排家属到欧美逛商场,购物花销了25万美元;广州军区七名军级干部,搬个家,花巨资装修,仅卫生间设备就花了120万美元,全从意大利进口,平均每户卫生设备18万美元。
1998年11月西山军委、军纪委生活会,迟浩田讲:“1994年以来,军队所办经济实体的资本及收入80%以上被高、中级干部挪走私分,每年军费中有50%以上是花在高、中级干部吃喝、出国旅游、修建豪华住宅、购买豪华轿车上。”
1998年军费加超支共1311亿,50%是655.5亿,加上从军中经济体挪走的共计贪污公款1863.5亿,也就是说军中干部1998年挥霍相当于当年军费预算940亿的两倍!至1999年3月底经军事检察机关已立案的贪污、挪用、携公款外逃等大案2170多宗,那年已有二十四名少将级或以上军官挟巨款叛逃海外。
在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领导下,各级将官们加官和发财两手都抓,两手都硬。
朱镕基看到军队经商严重打乱正常的经济秩序,在1996年就提出军队应当禁止经商的问题,但是没有得到支持。1998年,问题越来越严重。朱镕基感到问题不能再拖,于是再次向江泽民提出这个问题,强烈要求禁止军队经商。
终于,在98年7月,江泽民在“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上宣布,军队、武警、政法和公安系统不准再经商,并在12月底完成“脱钩”,向地方政府交接业务。
江泽民从原来的纵容军队经商,到后来的禁止经商,看起来好像是相反的动作,但是,江背后的动机却是一脉相承的。库恩在《江泽民传》里把禁止军队经商一事当成江泽民的功劳大吹特吹,这纯粹是颠倒黑白。
江泽民当初纵容军队经商,是因为他在军队中培植亲信、滥授军衔需要一个腐败的环境,需要一个不把注意力放在正规化和强化战斗力上面的军队──军队腐败的一团糟现象对没有军人经历的军委主席江泽民在军队搞帮派是最有利的。
但江泽民害怕军队经商会给军人带来更大独立性,不利于江的控制,因此又希望能断了军队的财路,这样军队在经济上不得不依靠江来拨款,听令于江。禁止军队经商是江的一条出路,而且,禁止军队经商还可以成为江泽民在军队显示权威的一个好机会。这些年在军队培植势力使江泽民有了信心。在杨氏兄弟倒台、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大权独揽。在朱镕基的强烈坚持下,江泽民权衡个人的得失后,才走出了禁止军队经商这一步。
但为保险起见,江泽民还是使出了惯用的招法,让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胡锦涛出面来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自己躲在幕后。当时胡既非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亦非副总理,而是负责党务,这次只好到军队硬着头皮虎口拔牙。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钦定的第四代接班人,始终令江鲠骨在喉,所以是凡难事江都让胡锦涛出面顶着,名义上是锻练,实际上是万一出事,对于军队的反弹和各种阻挠,不必直接负责,胡就是替罪羊,正好也顺势把“第四代”的名份拿掉。这种手法以后江多次使用,好在胡天生谨慎,再加上运气,居然从未遇有大闪失,直到接班。
但在大约两万家军队所属企业中,当年底只有不到五千家完成或即将完成向地方交接。由于军队企业属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且享有巨大特权,与地方工商、税务部门无涉,资产、分配、盈利走向基本上是一本糊涂帐,涉及到军方既得利益,自然是刁难、阻拦、阳奉阴违,为清查带来数不清的障碍,过分深入又可能触及“军事机密”,所以则是能糊涂就糊涂,因为认真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最后脱钩查证一事仍然等于是不了了之。
3.分赃不均互相残杀
从1999年2月2日到2月22日,中共向军队连下三道紧急金牌。
2月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紧急通知:“坚决制止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流血事件发生。”2月8日自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备部发出命令:“坚决查办争夺、摊分、转移经济体资金、财产的违法、犯法行为。”
2月2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再发紧急通知:“立即停止争夺经济资金、财产活动,依法严惩动用武器、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肇事者。”
1998年撤销了军队、武警、公安经办的经济实体后,原经济实体的资产就在军中瓜分了。已经钻到钱眼儿里的军队、武警为分钱、分赃,更频繁爆发武斗,用枪、用炮甚至动用装甲车,拚个你死我活。
江泽民利用腐蚀治军,拉拢的军队将领当然不是凭着真本事上来的,枪杆子搁在这些道德败坏的人手里是非常可怕的。下面几个小例子读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广东军区副政委和南海舰队副政委各领部下在酒吧间瓜分财产,珠海警备区做和事佬。席间双方将士一言不和各以酒瓶击头,淌出脑浆者有之,流血者甚众。广东军区后勤部唐处长和海军湛江基地政治部肖主任,二人皆因流血过多,砸出脑浆而丧命。
十三军副军长崔国栋少将于1998年11月28日飞往西昌,向西昌军分区后勤部宋副部长索要2000万元。二人发生争吵,宋副部长手脚麻利,掏枪动作略胜一筹,军长崔国栋与警卫蒋国民应声倒地。此事惊动总参谋长傅全有、总政治部副主任王瑞林和军内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周子玉疾飞西昌。
湖北咸宁的“空六五六基地”雷达站大爆炸,一千多官兵与十多架直升飞机救火,死伤惨重。事故起因是,曾在1996年因向台湾海峡发射中程导弹而立功的云南楚雄导弹基地,其后勤处仓库主任将上级贪污到手的赃款,雁过拔毛,经手三分肥因而被上级苦整,于是趁1998年4月5日星期日营中无人,心怀报复到储藏室放火,大火从早晨烧到下午二时,死伤一百二十多人,损失无数。
在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领导和指挥下,“人民军队”的指战员没有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却倒在了人为财死的烽火中。而这类事件几乎遍及全国各省各地,无法一一细述,这里东南西北中地区,各举一例。
东面:华东军区属下安徽省军区,合肥市警备区和安徽省武警总队,三方合伙经商,办移交前三方财政由省军区掌管,安徽军区首长移交前先吞没四分之三,余四分之一瓜分。不服者动枪,在省军区礼堂三方混战,仅军官就伤亡三十多名。
西北:兰州军区与甘肃省军区合营经商。1999年1月15日,眼看办经济实体移交,兰州军区首长派军队去省军区抢走三十多辆崭新轿车。几乎同时,省军区也出动兵车、载重汽车多辆到兰州军区“零七五”仓库抢钢材,双方窄路相逢,未打招呼先开火,伤亡72人,打死军官12人。
西南:遵义驻军与贵州省军区为争夺260万元在驻军大楼展开枪战,伤亡90余人,打死官兵52人。
东北:辽宁锦西驻军与二炮部队合营经商。移交前,锦西驻军先吞50万,二炮全员出动,将驻军大楼包围70多个小时。幸而导弹不能近战,吓得沈阳军区司令员,二炮司令员乘直升飞机如丧考妣,奔赴现场。
1997年9月7日晚11时,沈阳警备区、三十九军一一六师、辽宁省武警三家为瓜分1.2亿元利润,开枪混战出动军队350人、37辆军车、两辆装甲车。一一六师出动250名官兵,机械化团蒋副团长第一枪便丧命。武警武器不如人,死伤40多人。
西面:1997年11月22日中午,山西省大同市郊西坪的二十八军,军部被炸,东一楼被炸毁,死亡军人63名,包括军党委办公室主任巩大校。
中部:亚洲最大、世界第二的中国空军飞机储存中心,位于河南省南阳的社旗,1990年8月动工,1994年12月竣工,耗资80亿。该中心有二层式飞机洞库20个,可储350架飞机,地面停机坪可停160架战斗机、强击机和轰炸机。1996年8月3日晚11时,该中心西南七号值班室,两军人为参与外面另一军事单位经商所得赃款分配不均而争吵,进而动火器引发爆炸,继而引发火灾,又进一步引发更大爆炸、火灾,形成连环套:炸了烧,烧了炸,没完没了地烧炸8小时,直到次日8月4日晨7时20分。空军司令于振武、总参谋长傅全有及时赶到现场,81架飞机炸毁,90名军人伤亡,直接军事损失11亿。中国只有5000架飞机,这一下损失1/60!
官方报导说,军队在军事训练、技术考核上实战演习鉴定中,优秀率一直下降,没有达到军委的要求准则;军中违纪违法事件则持续高居不下,恶性事件(开小差、开枪等)不断。
更让人不安的是,各大军区、集团军虽然军费支出不断增加,但没有积极开展加强军事训练、技术考核的运动,而是在轰轰烈烈地大搞“军官、干部减肥运动”,还分“连营”、“团师”、“军”三级,减5公斤以上者奖1000至2000元;减7.5公斤以上者,奖2000至5000元;减10公斤或以上者,奖5000至10000元。江泽民这样治军,军队如何能有战斗力呢?
4.声色犬马纵欲奢靡
《解放军报》2004年9月24日曾发表综述文章“江泽民同志领导国防和军队建设十五年述评”,总结所谓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必须高度重视军队的思想政治建设,必须把它摆在全军各项建设的首位。”也就是“坚定地在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党中央又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所以江泽民的所谓“建军思想”,说穿了,就是绝对地服从他的指挥。
军队建设只要在思想政治上靠得住,其他方面都好说。
在江泽民的领导下,军队前所未有、前所未闻的大搞黄色产业,总参、总后、总政色情泛滥,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竟无人反对。可见,社会的腐败糜烂症同样染给了“钢铁长城”。仅1995年总参三部属下就有15间娱乐场,编制外招聘476名“六陪”女郎。
军方有很多档次不同的俱乐部、招待所、疗养院、渡假村,都与时俱进、争先恐后地给高官提供声色犬马、寻欢作乐的场所。
2001年11月1日,国务院、中央军委,突然发出《关于立即查封、停办军警俱乐部》的通告,并成立了领导小组督办。朱镕基任组长,迟浩田、罗干、傅全有、周子玉、于永波等任副组长。
11月2日,国防部、总参也发出了《关于严格执行中央通告,整顿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场所》的通知。这次被中央下令查封、停办、整顿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大多是90年代初江泽民当军委主席后兴建的,到了97年达到了高峰。这些灯红酒绿、寻欢作乐的场所,分三个档次:特级、高级、次高级。特级的,全国约有8所;高级的,全国约有30多所。特级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全年每天24小时提供服务;高级、次高级的,一年365日,天天“客满”。持不同证件进入这类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寻欢作乐,享受招待的等级、待遇是不同的:持永久证,即某俱乐部荣誉会员证者,吃喝玩乐只要签字,不用支付分文。
特级的、高级的场所,还配备医务所,并有高资历的军医服务,还有急救医疗设备和救护车。特级俱乐部还配备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机。内部设施都十分讲究、豪华。“服务员”“协理员”“护理员”等工作人员,全部是未婚女青年,都经过“政审”从军警文工团、军警卫生学校、中小城市党政机关中挑选出来,再经过文化、文艺、礼仪、社交等培训过的。
导致中央此次采取查封、停办军警俱乐部的原因,是为了应付六中全会决议要改善党风,才不得不做出的样子。其次是,党内、军方内部对这些供高官特权享受的灯红酒绿场所,一直反应强烈,要求禁止党政军高层到这类场所寻欢作乐。这类场所尽管控制严密,但是其内部的活动还是外传了,而且上行下效。不少地方的军队、基地也都搞起俱乐部来,供当官的在假期、节日也能过过声色犬马的生活。这种糜烂的风气已经严重影响了军队的士气。各俱乐部、招待所、渡假村等更发生了女青年被奸污后自杀的事件。
军方的洪学智、萧克、廖汉生、杨成武、杨白冰等老将军,为此都曾表示强烈不满,说江泽民在“自毁长城”。可是这些老家伙此时都已被江泽民用硬刀子、软刀子整下去了,在军中早已没有实权了。
真是自毁长城啊!亡军,亡国,千古罪人!
来自小米2S
转发

评论
糊涂人生
昨天22:07
回复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箴言传播者回复糊涂人生:典型的劫贫济富
汇聚 M 回复糊涂人生:办他
箴言传播者回复糊涂人生:悲哀:下面冒出几个糊涂娃
夜归人回复糊涂人生:是真的吗?
老天回复糊涂人生:不要造遥
WLH回复糊涂人生:这不会是真的吧
訡玍兂誨噯伱回复糊涂人生:是真的吗?军队腐败
为乐回复糊涂人生:这还是小事咧,那时江氏在国际上的声望相当低劣,在20多个国家被起诉,为了拉关系,不知画了多少地给俄罗斯!
星云河服饰回复糊涂人生:上述内容,仅仅是江老执政时期(政绩)的冰山一角!
幸福一家人
昨天22:10
回复
是真的吗
归去来兮回复cen@cen&:老子告诉你,你知道什么?你才多大点人敢在这里胡说八道,还给老子搬出党国了,老子就是从部队下来的,老子比你更有资格评价那个时期的中国军队!最扯淡的一届军委主席是江泽民,最扯蛋的一届总理是李鹏。这两个人该杀,没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历史性发展,翻倒纵容了执政党政军的腐败!该杀
星域回复幸福一家人:改千刀万刮!!!
ZZ回复十里云松:尼玛的呆子都看懂老
风雨兼程-和美回复归去来兮:顶
归去来兮回复发哥:老子告诉你,你知道什么?你才多大点人敢在这里胡说八道,还给老子搬出党国了,老子就是从部队下来的,老子比你更有资格评价那个时期的中国军队!最扯淡的一届军委主席是江泽民,最扯蛋的一届总理是李鹏。这两个人该杀,没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历史性发展,翻倒纵容了执政党政军的腐败!该杀
🌙 ⭐ ⭐唲萨回复归去来兮:嗯
箴言传播者回复归去来兮:你对那几个糊涂娃多开导吧!
一眼定乾坤回复归去来兮:你讲的太对了,这两个王八蛋,看看他们都干了些什么,黑暗,,,,
拒绝融化的冰回复幸福一家人:最大的老虎终于露出了尾巴!这只大老虎最后有什么下场?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日月星☆回复幸福一家人:不可能是真的,说的有点严重,我当十六年兵,
归去来兮回复一眼定乾坤:没人说朱镕基总理吧!所以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支持习总!李总!
中国论文网回复cen@cen&:听身边的朋友,在军队里花钱买一个长做,很快就会翻本的,军队广腐败确实比地方更严重!但文中的内容真假就无看考证了。
归去来兮回复☆日月星☆:我当过二十三年兵,同志说话不要绝对!你见过老首长退休以后还被曾经的下属胁迫去赔煤老板吃饭吗?我见过!
尊皇娱乐回复幸福一家人:习大大敢把江老贼拉下马,中国才有救!
红飞牛回复归去来兮:1
煙▌回复归去来兮:
红叶楠回复尊皇娱乐:你说得太好了!
~开心的果冻回复归去来兮:说得好
刹那ㄜ永恒回复幸福一家人:不可能动江的,最多吧江一起的人换完。中国的体制决定这不可能
8月15回复 ~开心的果冻:太可怕了
淄博久之久二手车
昨天23:40
回复
大家来看看宋的儿子像谁?你懂得!
广州万锐照明-陈胶回复淄博久之久二手车:看明白了,原来传言是真的
γ夜の一族γ回复淄博久之久二手车:老头遗传基因挺强
捍卫祖国回复淄博久之久二手车:国家稳定,老百姓安居乐业,不要评论过去,过去即将成为历史。谢谢
风雪夜归人回复淄博久之久二手车:
归去来兮回复捍卫祖国:日本侵华时就阁下这样的人太多!
杜鹃回复淄博久之久二手车:宋的儿子像谁,一看就知。
♥此人从此无情♡回复淄博久之久二手车:宋祖英儿子的照片和江灾民放一起,经过对比发现,她妈完全是江灾民小时候
不讲假话回复杜鹃:爹不像,妈不像,象一个戴眼镜的老和尚[][][
‘爷’的字典没有输回复淄博久之久二手车:买一个边防武警派出所所长才100多万
生活就是快乐回复‘爷’的字典没有输:那么便宜,买5个所长,干干
更多好友动态
3G版微博腾讯网登录
©2014 Tencent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Internet, 文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